聚星媒体平台

主页
打开世界新篇张
聚星新闻网-国内外新闻时事,奇事,新鲜事

与美国为邻,墨西哥多“痛”了几分?

更新时间:2020-10-31 01:00点击:

     一名墨西哥少年为追寻梦想误入“亡灵之地”,他发现,生活在这里的都是故去之人,只有在亡灵节才能和亲人“团聚”。而如果现实世界中不再有任何亲人记得自己,那亡灵们将终极“湮灭”,灵魂不再轮回……
 
  这是大荧幕上火爆一时的动画电影《寻梦环游记》的桥段,以艺术化的方式讲述了墨西哥人独特的生死观。电影中一曲情真意切的《Remember me》,曾让无数观众潸然泪下。
 
 

与美国为邻,墨西哥多“痛”了几分?


 

 
  电影中提到的亡灵节,是墨西哥现实中存在的一个传统节日。往年,每到11月的头两天,该国民众便布置起大大小小的祭坛,他们做骷髅头糖人、烤亡灵面包,在祭坛上撒满万寿菊花瓣,助亡者寻找“回家”的路。还有盛大热闹的游行,男女老少装扮成“亡灵”的模样唱跳畅饮,前往墓地与已故的亲人“倾诉衷肠”……
 
  如今,一切都变了。疫情的凶猛打击,对于死亡人数已高居全球第三的墨西哥来说,已太过沉重。不仅有超过6.2万人的生命被病毒无情夺走,热闹的亡灵节巡游活动,也改为线上举办,人们将被迫留在家中。寄托给亡者的哀思,更添一份愁绪与无奈。
 
  【来自近邻的致命威胁】
 
  从2月28日出现首例病例算起,墨西哥已在疫情中“挣扎”了6个月,不仅拐点迟迟没有出现,死亡率更是上升到了10.8%。
 
  8月的晴空下,维拉斯奎兹一家支起了他们的沙滩椅。被当作临时餐桌的板条箱上,堆满了玉米饼、香蕉和烤牛肉,外加一瓶洗手液。
 
  不过,这并不是夏日的野餐。他们当时是在蒂华纳的一家新冠专科医院外的院子里,等待亲人维吉尼亚。她在8月5日感染新冠病毒。
 
  等待的人当中,有维吉尼亚的丈夫、儿子和妹妹。但无一例外,他们并没有觉得会等来好消息。妹妹玛格德莱娜说:“我们住得太远了,如果他们(医院)打电话说到时候了,我们不能马上赶到医院。”
 
  而维拉斯奎兹一家的悲剧,在疫情严重的蒂华纳,仅仅是冰山一角。自疫情在北部强邻美国出现以来,这个边境城市就承受着疫情输入的压力。

 
 
  虽然美墨边境从3月底起就已暂时关闭,并禁止“非必要的”旅行,但正如《达拉斯早间新闻》此前指出的那样,“虽然边境已经关闭了几个月,但美国人仍在两国之间自由流动”。这一禁令,似乎只是单方面的。
 
 
        当地时间3月的一天,车辆正在美墨边境的国际通道等待进入墨西哥。
 
  与蒂华纳比邻而望的,是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圣迭戈。数月来,大量挂着美国牌照的汽车排成长龙,从这里越过边境,呼啸着进入蒂华纳。
 
  “最近几周,每天都有数十万人越过边境,其中90%是美国公民或绿卡持有者”,美国驻墨西哥大使兰多在7月时如是说。而据美国媒体统计,仅在5月份,就有130万人跨越美墨边境。
 
  目前,美墨边境地区已成为墨西哥疫情的重灾区之一。与人口规模相似的美国圣迭戈县相比,虽然蒂华纳所在的下加利福尼亚州报告的病例总数更少,但阳性率和死亡率,却高出很多。
 
  8月12日,下加利福尼亚报告了197例新增确诊病例,而当天接受检测的人数仅有300人,阳性率高达66%!这与每天进行数千次检测但阳性率仅为3%的圣迭戈,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 
  死亡率更是触目惊心。下加利福尼加州是墨西哥死亡人数最多的州之一,其死亡率高达19%,远超圣迭戈的1.8%。
 
  “在未来几周内,我们预计病例会大幅反弹”,蒂华纳总医院急诊室医生穆罗在8月中旬悲观地预测。
 
  而来自国境以北的威胁,远不止于此。
 
 
        当地时间7月8日,在墨西哥蒂华纳的边境口岸,移民团体抗议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移民政策。
  “他们什么也没告诉我们,只是把我们扔进飞机,说要把我们送回墨西哥”。7月30日上午,一名乘机抵达墨西哥城国际机场的男子抱怨道。
 
  这名男子是来自墨西哥伊达尔戈州的年轻移民。他此前越过边境偷渡到美国,但在近日遭到遣返。
 
  “飞机上坐满了人,每排座位的两边各有三个人,不可能有社交距离,每个人的脚、臀部和手都被锁链锁住”,他在描述被遣返的遭遇时表示,“官员们在飞机上采取的唯一防疫措施,是在登机前检查血压和体温”。
 
  疫情暴发后,美国总统特朗普以防疫为由,对大量来自墨西哥和中美洲国家的非法移民加大了遣返力度,但却未对他们采取适当防疫措施。像这名年轻移民一样,他们回到原籍国后,给当地疫情防控带来的巨大风险,显而易见。
 
  墨西哥萨卡特卡斯州自治大学研究员加西亚更是一针见血地指出,对美国来说,遣返非法移民比对他们进行隔离救治更简单,成本也更低。
 
  【争夺地盘的跨境毒贩】
 
  除了从近邻源源不断“输入”的感染风险,绵延3200公里的美墨边境上,有更多危机潜伏。
 
  奥比德是海滨城市玛哈威的市长。4月上旬的一天,在前往金塔纳罗奥州的途中,另一辆车突然停在他乘坐的面包车旁,并向他开火射击。
 
  奥比德受伤后不久,就被宣布死亡,枪手则逃之夭夭。后来,调查人员在现场,发现了20个用过的弹壳。
 
  出事前,奥比德就曾收到过贩毒集团的死亡威胁,只因他为防疫情扩散,决定封锁玛哈威的公路。而此举,可能妨碍当地贩毒集团向临近国家运送毒品。
 
  对于凶残的毒贩来说,不仅要清除防疫带来的“障碍”,为获取疫情背后隐藏的利益,他们更是不择手段。
 
  疫情暴发后,部分墨西哥军警被抽调参与“封城”。留下的真空地带,成为贩毒团伙眼里的“肥肉”。
 
 
当地时间7月1日,武装分子冲进墨西哥中部的一家戒毒中心并开枪,造成26人死亡,5人严重受伤。图为袭击发生后,墨西哥国民警卫队队员在案发现场。
  7月1日,武装分子冲进墨西哥中部的一家戒毒中心大开杀戒,造成26人死亡,5人严重受伤。当局称,这场杀戮,正是因贩毒组织争夺地盘而起。
 
  而跨国交通受阻导致制毒原料不足,更让贩毒集团的暴力火并日渐猖獗。
 
  据墨西哥政府公布数据显示,仅2020年上半年,该国与枪支有关的谋杀案就多达12747起,且该国至少60%的犯罪都与有组织犯罪相关。
 
  边境线就是高压线。走私毒品的跨境偷渡,屡禁不止,让墨西哥本就脆弱的防疫体系,雪上加霜。
 
  早在4月,墨西哥北部边境的奇瓦瓦州,就发生过一起贩毒团伙之间的枪战,19人丧命。“两个犯罪集团为通往美国的贩毒路线,大打出手”,该州司法部长塞萨尔表示。
 
  而7月和8月,至少有21名毒贩在新拉雷多和塔毛利帕斯州的边境地区,被墨西哥边防军击毙。
 
  贩毒人员在美墨边境活动频繁,说明墨西哥贩毒集团正在寻找应对疫情影响的新方法,美国媒体指出。
 
  “在某些情况下,卡特尔(贩毒)组织开始去那些背包客们越境的地方”。美国芝加哥缉毒署的探员贝尔指出,由于毒贩继续寻找新的走私机会,该机构目前已处于高度戒备状态。
 
  【突如其来的生死悲歌】
 
  阿拉巴托中央市场,也一度进入高度戒备状态。
 
  喉咙痛、流鼻涕、身体疼痛,4月中旬的一天,在市场卖了几十年番茄的马特奥,认为自己感冒了。他的儿子卡洛斯说,“他(马特奥)感觉很糟糕,但还是继续工作。”
 
  一开始,马特奥并不认为自己感染了新冠,但随后他出现呼吸困难,没过几天,就去世了。
 
  彼时,马特奥的许多同伴也被感染,商贩们紧急在市场外挂出黄色警示标识,上面写着“传染高风险区”。但是,病毒已然在这个拉丁美洲最大的农贸市场扩散开来。
 
  57岁的阿隆索也在这里售卖番茄,他说,“一开始,我们不相信新冠病毒是一种威胁,但当人们开始死亡、死亡、死亡,我们便不再怀疑。”
 
  从4月中旬到5月中旬,至少有10名番茄摊主感染新冠病亡,其中包括马特奥的堂兄安东尼奥。
 
  而阿拉巴托市场的“悲歌”,只是当下墨西哥的一个缩影。
 
 
  “很多墨西哥人不希望当局知道他们的家人死于病毒,因为一旦被发现,(家人的)遗体就会被火化。”一名常年在墨西哥进行报道的外国记者阿尔佩莱表示。
 
  墨西哥人去世之后,出于当地习俗,通常都会被土葬。当地人笃信,只有这样,已故者才能在一年一度的亡灵节,与亲人“见面”。但随着新冠疫情的恶化,这一习俗越来越难履行。
 
  不仅如此,由于已没有足够的空间容纳安放死者,墨西哥城的市政公墓不得不挖出以前的遗体,以便为刚刚去世的人腾出空间。
 
  对于痛失挚爱的人们,这残酷的现实像一记闷棒,敲碎了他们那颗本已脆弱的心。哪怕是在亡灵节与亲人短暂“团聚”,如今也成了奢望。

官方微信公众号